馬來西亞中華武術論壇

欢迎各路英雄莅临「马来西亚中華武术論壇」以武会友,并希望这里能为大家提供一个交流的平台,共同切蹉拳艺!
 
首页日历常见问题与解答 (FAQ)搜索会员群组注册登录

分享 | 
 

 津门大侠--霍元甲

浏览上一个主题 浏览下一个主题 向下 
作者留言
Ernest Goh
总理大臣
avatar

帖子数 : 186
注册日期 : 09-11-17
年龄 : 31
地点 : 马来西亚

帖子主题: 津门大侠--霍元甲   周六 十一月 21, 2009 5:08 pm

霍元甲,字俊卿,静海县小南河村(现天津西郊)人,生于一八六八年。其父霍恩弟,武艺超群,常出入关东,为客商保镖,在武林中颇有声望。霍
元甲幼年身体瘦弱,常受乡里顽童欺负,在弟兄十人中也常被取笑。霍恩第心中大为不悦。他怕有损家风,便禁止霍元甲练武,而让他去读书。这大
大刺伤了性情刚毅的霍元甲的自尊心,他便偷着练武,暗中和兄弟们比赛。小南河村有个枣树林子,是一块坟地,平时人迹罕至。霍元甲每偷偷向父
亲和兄弟们学个三招五式,便到枣林深处练习,边练边揣摩。夏天一身汗水,冬天一身风霜,进步很快。后来,他练武的事被父亲知道了,遭到了一
顿训斥。但霍元甲决不半途而废,他答应父亲不与任何人较量,不丢霍家的面子。

一八九零年的秋天,霍家来了一个武林好汉,说是久仰霍家“迷踪艺”的大名,其实是来比武。言语之间,他侮辱了霍家父子,霍元甲三弟元卿与之
较量,哪知三个回合便败下阵来。霍恩弟正要亲自上场,只听一声“看我的!”霍元甲旋风般地一跃而出。老人家一看是他,气得不得了,但拦阻已
经来不及了,两人已经动起手来。只见霍元甲进攻如闪电,站马步稳如基石。只几个回合,霍元甲趁对手收腿未稳之际,俯身一腿扫去,对手一下子
跌倒尘埃。霍元甲一步向前,抓起对手扔出丈余远,把对手的腿摔折了。这出人意料的一幕,使大家又惊又喜。霍元甲“武艺高强”的名声也传扬开
去。

一八九五年的腊月,霍元甲挑着一担柴到天津卫去卖,这时他已娶妻生子,日子过得有些窘困。他的柴担可与众不同,一条特制的榆木扁担又长又厚
,柴担足有三、四百斤,可他挑着却轻松自在,这使行人议论纷纷,赞不绝口。

霍元甲来到西门外的西头弯子,生意还未开张,便有“混混儿”前来要什么“过街钱”、“地皮钱”,两人由口角到动起手来。“混混儿”哪是霍元
甲的对手,他当众出了丑,便一溜烟地跑了。一会儿工夫,一伙“混混儿”拿刀枪棍棒前来报复,霍元甲见势,也抽出扁担严阵以待。等到那一帮人
包围上,他突然大喝一声,挥舞扁担左突右刺,前扫后抡,只听见风声呼呼响,“混混儿”们手里的武器也纷纷落地,接着,他又来了个“古树盘根
”大扫膛,把扁担冲着“混混儿”们抡了一圈,“混混儿”们哇哇大叫着抱头逃窜。时间不长,又来了四十多人,把霍元甲团团围住。霍元甲也红了
眼,他把扁担“咔嚓”一声断为两截,一手拿着一截,准备应战。就在这剑拨弩张的时候,忽听到有人大喝“住手!”原来是“混混儿”的头目冯掌
柜到了。他把霍元甲邀入家中,设宴款待,并想让他接手脚行,维持这块地盘。霍元甲答应回去和家人商量再定。

第二年的春天,霍元甲因生活窘迫,便到天津卫投奔了冯掌柜。他接手脚行以后,陆续取消了勒索农民和商贩们的“苛捐杂税”,招致了脚行里的“
混混儿”们的不满。此后,他辞去了脚行的差事,来到北门外竹巷怀庆药栈做了搬运夫。

一天,药栈进了一批生地,每捆重五百斤。有一个大汉想和霍元甲较量较量,便一个人扛起这五百斤重的生地捆,一连扛了三趟,然后当着众伙计的
面说:“霍师傅,人们都说你武艺高强,力大无比,今日你何不当众哥们的面露一手,也让我们开开眼。”霍元甲早就听说他在栈里依强称霸,便想
借此机会扫一扫他的威风。于是,霍元甲向他笑了笑,找一最粗最沉的木杠,挑起两大捆生地,不慌不忙地走进库房。伙计们见他力挑千斤,无不咋
舌喝彩,那大汉羞得满面通红,第二天就离职不干了。过了不久,又出了一件事,一天早晨,怀庆药栈的伙计去挑水,只见两个大青石碌碡斜靠立在
井口上。那形势,稍有触动,碌碡便会坠入井中。伙计无奈,只好回去请霍元甲。这时,井台周围已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。霍元甲来到一看,笑着说
:“这人真有本事,我佩服他,这分明是冲着我来的。”说着,他来到井台,猫上腰来,用两手捧住碌碡,只听“嗨”的一声,就把两个碌碡同时推
出去。围观的人齐声喝彩。后来,霍元甲才知道这事是北京源顺镖局的人干的。这几件事,更使霍元甲名声大震,人们给他送了一绰号:“霍大力士
”。

一九零零年初春,怀庆药店掌柜农劲荪趁活计不忙,邀霍元甲出去闲逛。二人来到海河边,找了一个茶馆,边喝茶边聊天。农劲荪曾留学日本,知识
渊博,他常给霍元甲讲一些中外的事,使霍元甲大开眼界,明白了不少道理,也激发了霍元甲爱国报国之心。二人谈兴正浓之时,忽闻河边有一阵嘈
杂之声,原来是运皇粮的船只要在这里停泊。押粮的李刚跳上岸来,转了一圈,没有找到打桩的地方,他有些着急,抬脚把一个席棚的立柱踢断了。
席棚的主人是山东逃荒的,靠炸果子为生,见席棚倒塌,便赶紧跑出来,向李刚求情。李刚不容分说,扯掉席棚,把木桩尖头朝下,以臂做锤,打起
桩来。只见木桩一寸一寸地被打进地里,一下子惊动了不少的人。那果子铺的主人跪求李刚给点赔偿,李刚不耐烦地一脚把他踢开,在木桩上拴好缆
绳,扬长而去。就在这时,只听霍元甲一声大喊:“那黑小子,回来!”李刚自恃是皇家粮船的保镖,怎把霍元甲放在眼里?他回转身来,对霍元甲
说:“混小子,你是活腻了,敢在太岁头上动土!”当他得知对面的就是霍元甲时,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。但他表面上不甘示弱,便说:“姓霍的,
别不识好歹,这事你还是别管的好。”

二人言语不合,终于动起手来。霍元甲见李刚身手不凡,便使出家传“秘踪艺”中的“闪步擗拦掌手雷”的式子,跳到李刚的背后,在其背猛出一“
铁砂掌”,只见李刚朝前踉跄几步,“哇”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,一头栽倒。这时,船上的运粮官见保镖被打倒在地,大喊大叫,叫人捉拿霍元甲。
清兵把霍元甲捆了起来。农劲荪急得顿足捶胸。他见当朝体仁阁大学士徐桐恰巧在此下船换桥,便去喊冤。徐桐问明情由,慨叹霍元甲是条好汉,又
得知霍元甲是乡亲,便让人放了霍元甲。

一九零零年旧历六月十八日,八国联军攻陷了天津。北京源顺镖局的“大刀王五”在与洋鬼子斗争中惨遭杀害。霍元甲耳闻目睹了不少洋鬼子血淋淋
的罪行,这使他种下了对侵略者的仇恨和对清政府的愤懑,他回家乡招众练武,以报效国家。

一九零一年,霍元甲三十三岁。有一天,他的徒弟刘振声拿来几张广告传单,上面印着俄国大力士在戏园卖艺的事,声称:“打遍中国无敌手,让东
亚病夫们见识见识,开开眼界。”霍元甲看后拍案而起:“真是欺人太甚!”他立即带着刘振声赶往天津卫。

他们先找到懂外语的农劲荪,然后到戏园说明来意。戏园管事久仰霍元甲大名,不敢怠慢,安排他们在头等席坐定,便去向俄国大力士通报。戏台上
的俄国大力士出场了,他身材高大,体壮如牛,他先打了一套拳来活动浑身的肌肉,然后仰卧台上,两手各举起一百磅的哑铃,双腿再夹住一个,在
三个哑铃上放一木板,木板上放一张八仙桌,四把椅子,然后有四名大汉上去坐在椅子上打牌,而木板毫不动摇。接着,他又表演平卷铁板。他先拿
一厚铁板让人用大锤砸三下,铁板毫无变化,然后他运足力气硬是将铁板卷成了筒。最后是断铁链。他把一条粗铁链一头用脚踩住,然后绕身几周,
另一端从肩上回过来用双手拽住,只听大喝一声,铁链咔嚓挣断,落在台上发出巨响。这些表演,使台下的观众惊叹不已。表演过后,他吹嘘自己是
世界第一大力士,并扬言表演三天,“欢迎‘东亚病夫’的能者上台较量”。

霍元甲哪里还坐得住,他一个箭步跳到台上,大声说:“我是‘东亚病夫’霍元甲,愿当众与你较量,怎么样?是君子斗还是小人斗,随你挑!”俄
国大力士怕当众出丑,便让翻译向霍元甲解释说,他刚才那番话都是夸张宣传,为的是挣钱,请不要当真。霍元甲再三叫板,他始终不肯比武,最后
答应在报上承认错误,灰溜溜地离开了天津。

一九零三年,武清李侍卫邀霍元甲比武。第一项是在空簸箩的边上走三圈。霍元甲此功不深,只走了两圈半便把簸箩踢翻了,引起了李侍卫和门徒的
嘲笑。第二项是每人各击对方三掌。李侍卫第一掌出击霍元甲没事一样,只是脚下的青砖裂开了。第二掌下去,霍元甲纹丝不动,脚下的青砖成了小
块。李侍卫不由倒吸一口凉气,他拼出全身力气击出第三掌,只见霍元甲的双脚陷进青砖地里三尺多深,而身体稳如泰山。霍元甲拔出双脚,微微一
笑说:“老师傅请了!”李侍卫哪知他“铁砂掌”的厉害?只一掌,他就已经受不住了,晃了晃,一头栽倒在地。李侍卫笑脸相赔,承认自己失败,
并邀霍元甲住下,以后再比。谁想他居心叵测,竟把霍元甲锁在小阁楼里。霍元甲在天黑以后使出神力把铁窗整个推了出去,墙壁也塌了一块,方才
脱身。

一九零九年,上海来了个名叫奥匹音的英国大力士,在张园设擂,并在报上大登广告,自吹自擂,侮辱中国人。当时上海苦于无人对敌,便来函邀霍
元甲前往。霍元甲一到上海,便也在张园设擂,并在广告上写着“专收各国大力士,虽有铜皮铁骨,无所惴焉。”这在社会上立即引起了轰动。奥匹
音感到事情不妙,便以一万两银子做赌注要挟霍元甲,没想到胸有成竹的霍元甲一口应承,奥匹音不得不签订了赛约。可是,在比赛的那天,奥匹音
却再也不见踪影,原来他已溜到南洋去了。日本柔道会得知霍元甲挫败英、俄大力士,很不服气,便精选了十几名高手,来找霍元甲一试高低。霍元
甲先让他的徒弟刘振声上场,刘依照师傅的嘱咐,开始纹丝不动。日本武士见状猛扑过去,抓住刘的衣服想把他摔倒,哪知刘的功夫较深,日武士使
出多种招数,都无济无事,刘连败对方五人。日领队非常恼火,便亲自上阵与霍元甲较量。他自恃技艺纯熟,但一交手便知道了霍元甲的厉害。他企
图黑手伤人,被霍元甲识破,虚晃一招,用肋急磕其臂,日领队骨断筋折。日方承认失败。

赛后,日方设宴招待霍元甲。席间,日本人知道霍元甲身患“热”“疾”,就介绍一个叫秋野的医生为之看病。哪知服药后,病反而逐渐恶化,仅月
余,一代武术大师就含恨离开了人间。事后朋友们把药拿去化验,才知是一种慢性烂肺药。这是日本浪人暗下了毒手。

霍元甲卒于一九零九年一月十四日,年仅四十二岁。国人闻此噩耗,无不深感痛惜。霍元甲逝世后,他亲手创办的“精武体操学校”为他举行隆重的
葬礼,墓地在上海北郊,碑上刻有“大力士霍元甲之墓”。

一九一零年,在霍元甲创办的精武体操学校的基础上,成立了精武体育会。该会成立十周年时,孙中山先生亲自题赠匾额,书写了“尚武精神”四个
大字,并担任该会的名誉会长。

霍元甲被日本浪人暗害后,霍妻王氏抚养着两子三女艰难度日,于一九六零年去逝,终年九十一岁。霍元甲的遇害,给霍家带来极大的悲痛,集家仇
国仇于一身的霍元甲次子霍东阁即随叔父霍元卿前往上海,扶持创办不久的精武体育会,志在强民强国。经几年苦心经营,使精武体育会的威望日益
提高,全国许多地方都成立了分会。

一九一九年,霍东阁应精武广东分会邀请,前往广州任教。在此期间,他得悉旅居南洋的华侨也在筹建精武体育组织,不胜欣喜,便于一九二三年携
侄子霍寿嵩前往印尼组织、宣传精武体育组织,得到当地人民的赞扬。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,他积极组织反日活动,被日本宪兵逮捕。一九五六年,
霍东阁逝世,许多华侨组织联合发出讣告,悼念这位客死异邦的爱国武术家。他在印尼遗有一子一女,现已加入印尼国籍,开办制药厂。

霍寿嵩到达印尼后,随叔父在精武组织教习练武,后开设医院,以行医为生。霍寿嵩生前曾写信给祖国的亲人说,树高千丈,叶落归根,对不能重返
故里引为憾事。临终前,嘱咐家人在他死后把骨灰撒入大海,取水流千遭归大海之意。霍寿嵩妻子叶水娘带着丈夫的遗愿,在一九八零年携子女回国
观光。霍寿嵩有一子三女,儿子霍公正继承父业,在印尼任中医骨科大夫。霍公正有两个女儿在广州工作。

霍元甲的大部分后代现在天津市,以小南河村为最多。他的长女霍东清(一八九六年生)现还健在。他们至今还留有习武遗风,一些后代使拳弄棒很
有功底。
返回页首 向下
查阅用户资料 http://mywma.forumotion.com
 
津门大侠--霍元甲
浏览上一个主题 浏览下一个主题 返回页首 
1页/共1
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
馬來西亞中華武術論壇 :: 国术纪念馆 :: 菊酒悼前人-
转跳到: